一璐若殇

[忘羡]羡羡,送你一只花魁叽!03

*最近喝早茶迷上了桂花糕,所以我就23333333/不管你们反正我吃的桂花糕就长那个样子!

 

*ooc记得提醒我!欢迎各位小可爱评论~

 

自那湘寒那件事发生之后,魏无羡天天就去醉纸楼缠着蓝忘机,嚷嚷着要给他赎身,蓝忘机虽然想要赎身,但他更希望靠自己来,否则不仅会欠魏无羡一个大大的人情,也相当于蓝忘机把自己卖给魏无羡了。虽然在醉纸楼待了这么久,但是蓝忘机骨子里的雅正端方还是在的。

 

在蓝忘机这里吃了瘪的魏无羡仍然本着小强精神,给了妈妈很多银子让她不要给蓝忘机接其他客人,免得历史重演。

 

妈妈看到那么多银子自是笑眯眯地收下了,一个月内不用蓝忘机再去接其他客人,只吩咐蓝忘机伺候好魏无羡这个大金主,自己也定会按照惯例把客人为他而花的钱分四成给他。

 

“叩叩叩……”一阵声音响起。蓝忘机看了看窗边,放下手里的茶杯起身走过去开了窗。

 

“哎呦,蓝湛你要是再不开窗我就要撑不住摔下去啦!”窗外的人拿着用油纸包住的大大小小的食物一边手脚并用地从窗外翻进蓝忘机的房间,一边口中还抱怨着“摔下去可痛啦!”

 

蓝忘机淡淡地开口道“你摔过?”

 

魏无羡将手中的食物放在蓝忘机卧室的桌子上,一屁股坐到蓝忘机刚刚坐的位置上,拿起蓝忘机刚才喝茶的杯子,看都不看便往里面加茶,一仰头便咕噜咕噜地全部喝了下去。“那倒没有,那些小姑娘哪里舍得让我摔下去啊?”魏无羡听蓝忘机这样问,话都不经大脑便一股脑儿地说出来了。

 

“哦?”蓝忘机无比随意地接了一声。走回桌子边坐下,也不在意魏无羡拿了他原本的杯子,拿起另一只杯子,往里面倒茶,浅浅地品尝着茶的清香与苦涩。

 

魏无羡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到底说了些什么东西,怕蓝忘机误会(港真,也不算是误会,对吧/严肃脸)瞬间赔笑道“那是以前、以前,我现在都不会去看那些小姑娘一眼了,哈哈……”一边说还放下了手里的杯子以显示诚意。

 

魏无羡目前对于蓝忘机来说,只可以说是挺有好感的,发自内心地感谢他,像朋友一样,可以与他交谈,但是对于魏无羡的私生活并没有强烈要打听与干涉的欲望。“嗯。”蓝忘机又喝了一口茶便放下了茶杯。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魏无羡抓了抓头道“听说你来自南方,我想你的口味应该比较清淡,北方这边的食物大多重口,你或许吃不惯。我买了些吃的,也不知道你喜欢不喜欢,你尝尝?”

 

他说着便拆下最外层包着食物的油纸擦了擦手,拆了好几层才看到里面透明的黄色桂花糕,桂花糕里面还可以清楚地看到几朵小小的桂花。

 

蓝忘机不想拂了他一片好意,道一声“多谢。”便打算伸手去拿。没想到魏无羡早他一步拿起桂花糕,伸到他面前,露出灿烂的笑容。

 

蓝忘机见他此举微微皱了皱眉道“我自己来。”

 

魏无羡异常执着地道“不要,你就这样吃嘛~”他说着还鼓起了腮帮子,眼睛亮晶晶地,好像充满了期待,看上去怪可爱的,让人不忍心拒绝。

 

蓝忘机心中微微一动最终却又回归平静,道“不必。”

 

魏无羡却还在坚持,“我举得手都酸了,你就赏个脸吃吃呗~”还换了十几种口气叫“蓝二哥哥”、“蓝二哥哥”的。

 

蓝忘机终于还是屈服了,伸手微微将鬓角的头发撩起来,低下头吃了一小口的桂花糕——这绝对是蓝忘机第一次吃东西吃得这么没有正形!

 

魏无羡一看这情景便乐了,便投喂似地一口一口喂着蓝忘机吃桂花糕。吃到最后只剩一点的时候,魏无羡直接将整块扔进嘴中,细细地嚼了好久才将桂花糕吞下肚子,还舔了舔刚才有意无意碰到蓝忘机嘴唇的手指,笑眯眯地看着蓝忘机。

 

“不知羞!”任谁看到这种状况都会闹个大脸红。饶是蓝忘机天生体质不一样也微微红了耳朵,只不过被头发掩住看不出来罢了。

 

魏无羡倒是开心得不得了,面上却装作无辜又委屈的样子道“我就吃个桂花糕怎的就不知羞了?”

 

蓝忘机,慢慢冷静下来,没有再回话了。

 

“蓝湛,我喜欢你。”魏无羡心中一动,一句喜欢瞬间就脱口而出。

 

蓝忘机抬眸“你在开玩笑吗?”

 

TBC

BY

*这篇比较短小,还在酝酿车


[忘羡]羡羡,送你一只花魁叽!02

*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小可爱,其实忘叽的艺名我是随手翻字典看到一个琚字,下面注释有一个琼琚,我想了想就用了。其实里面还有一些小心思233,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看出来,看出来的咱们心领神会就好,不要说出来,没看出来的就慢慢看下去吧~要不是这个名字我也想不到那个梗。

 

*有哪里ooc的要跟我说哦,我会在文档里做改动的/如果我不会弄链接的话,车就放度盘里了,度盘更完文就贴出来。有哪个小可爱知道链接怎么弄就告诉我吧,为了阅读效果还是连着车会好看点吧。(如果和我侄女商讨有效的话就会有车,我会尽力开车的)

 

Ps:这里有萌维勇的吗?我写完了这篇之后打算写一篇总裁维x舞男勇的文233,有萌维勇的在评论区冒个泡吧~/想着是很带感,但是会不会ooc仍是个未解之谜。(不过你听说过有一种特别扼杀脑洞的东西叫作业吗???)

 

那天晚上大部分时间都是魏无羡一个人在叽里呱啦地讲个不停,蓝忘机也只是偶尔才会回几个字,虽然如此,魏无羡仍然觉得很开心。

 

魏无羡买了蓝忘机的白天让蓝忘机陪他去街上逛逛,蓝忘机在妈妈热烈的眼神之下跟着魏无羡出了门。

 

蓝忘机走在路上的时候很多人对他指指点点地道“那是不是琼琚?”、“看看那销魂的身段~”还有的妇人说“就是因为这个琼琚!我相公连家都不回了!”、“真是个狐狸精!”、“旁边那公子哥真好看,约莫着又是被他勾引得魂都不见咯!”蓝忘机隐隐觉得好像有一个视线一直盯着他,但他看了看四周却没有发现什么【错觉吗?】

 

这些不堪的语言全都一字不落地进了蓝忘机的耳朵里,却完全没有进到他的心里。但这些语言进了魏无羡的耳里也进了他的心里,他朝着周围的人恶狠狠地瞪了几眼,那些聚在一起八卦的人吓得不敢出声。

 

魏无羡也不管蓝忘机什么表情,拉着他就进了一家店,买了一个白色的斗笠给蓝忘机戴上,将那极美的容颜遮盖起来。

 

魏无羡气鼓鼓地说“你怎么不反击呢?他们这样说你!你都不生气的吗?”

 

蓝忘机面上毫无波澜,心里却漫过一抹暖意,道“无妨。”

 

魏无羡看蓝忘机淡漠的样子是又气又心痛,却又无可奈何。

 

蓝忘机想起晚上有一个高官要来醉纸楼,点了五六个人陪酒,他是其中之一。想到那种地方胭脂水粉味重得呛鼻,便对魏无羡说“我要买香袋。”

 

魏无羡愣了一下,对蓝忘机说“我知道有一家店不错,就在附近,我带你去。走吧。”

 

蓝忘机应了一声“嗯。”跟着魏无羡走去那家店,买了一个檀香味的香袋。

 

晚上

 

蓝忘机和其他妓子一样,提前到了高官的包房。他四周看了看,其他的妓子不管男女——除了他,穿的都特别露骨。蓝忘机仍然是中性的打扮,衣服把身体包得严严实实,反倒有一种禁欲的致命诱惑感。

 

“哎呦,这是怎么了?我们楼的男女头牌怎的都聚到一起了?”一个尖酸刻薄的女声响起。这男头牌说的是湘寒,女头牌说的却是蓝忘机。这醉纸楼里除了妈妈其他人都以为蓝忘机是女儿身,,更不用说那些客人了。蓝忘机只淡然地坐在那稍微远离充满脂粉味的人群的角落里。

 

湘寒长得也是极为俊美的,不过与蓝忘机不同,他的美极为张扬,就像那种天生就该是抹脂粉的人。

 

当他们打嘴仗正打得不可开交之时,妈妈领着一个油头粉面的肥胖男人进了房间。

 

在打嘴仗的妓子们瞬间一改之前的泼辣样,恭恭敬敬地迎了那高官进门,凑上去就是各种讨好,指望着这个人可以看上自己,给自己赎身。

 

其中就湘寒显得比较理智。蓝忘机则宛如置身事外一般,顺手把挂在腰间的香袋放进袖子里。

 

吃饭时那高官故意把两个头牌安排坐在自己旁边。蓝忘机只规规矩矩地坐在位置上,偶尔伸手给自己倒杯茶也只是浅尝一点点。湘寒眼内闪过一丝狠厉又瞬间消失不见……

 

“大人,你可要来一杯酒?我们醉纸楼的酒可是最为出名的呢。”湘寒不愧为头牌,脸上的笑容勾人心魄。那高官色心大发,一把搂住湘寒的腰肢,手还不断往下滑,将那张猪头似的脸凑过去,张开那有口臭的嘴说“好啊,小美人你喂我吗?”

 

眼神要多露骨就有多露骨。看得湘寒都觉得自己被扒光了衣服,却仍然忍着。他手指微微一动,拿起了酒杯却递给了蓝忘机道“我们的琼琚大美人儿今天晚上什么都不干,就帮我的忙敬一杯酒给大人吧”

 

蓝忘机从湘寒手里接过酒杯,宽大的袖子遮住了整个酒杯,蓝忘机倒了一杯酒后便将酒杯递给那高官。那高官心生色胆想借机搓一把油水,但他一看进蓝忘机的眼睛就吓得冒了冷汗,规规矩矩地接过酒杯,喝了下去。

 

……

 

“琼琚!是你下的毒吧!”妈妈手上沾着一点白色的粉末,湘寒手里拿着蓝忘机早上买的香袋,撇了一眼地上口吐白沫翻着白眼的高官。又道“你跟我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蓝忘机皱了皱眉道“我未曾要害他。”

 

……

 

“蓝湛,蓝湛!”魏无羡从蓝忘机的窗子钻进了他的房间。“听说你一周后要被送去一个高官家中是不是真的?是他们逼你的吗?那个高官出多少钱?我出两倍!不!十倍!”魏无羡一脸急切。

 

“他们说我下毒。”蓝忘机淡定地坐在桌边,就好像不关他的事一样。

 

蓝忘机一句没头没尾的话,魏无羡一想就明白了“还有时间,我去给你解决这件事!”他魏无羡才不相信蓝忘机会做这种事!魏无羡说完就又从窗子里跳了出去。

 

蓝忘机看着那扇还小幅度摆动的窗户,听着窗户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嘴角好像微微勾了起来。

 

几天后魏无羡果然如他所言解决了这件事,还带着头发散乱、妆容一塌糊涂、跪坐在醉纸楼大堂里的的湘寒。

 

“琼琚,琼琚,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要陷害你的,我从你刚进醉纸楼的时候就一直喜欢你,但是你从来就不看我一眼,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湘寒哭喊着“为什么这个纨绔公子可以接近你,和你一起逛街,而我就不行?是不是只有恨我你才会记得我?是不是只要把你毁掉你就会不属于任何人?反正我也得不到!”

 

蓝忘机揣摩了一下他话里的意思,那……那天在跟踪的人是,湘寒。

 

蓝忘机垂下眼睑,没有透露出什么情绪的样子。转身离开,留下湘寒和醉纸楼的一众人。

 

当蓝忘机走到后院后,看到魏无羡就坐在那里。他走过去对魏无羡说了一声“多谢。”虽然就算魏无羡不帮他,他也可以自己解决,但是有人在所有人都不相信他的时候,就只有这一个人不需要自己解释,便全心全意地相信自己,还是会感到温暖吧。

 

魏无羡侧头一笑“我不需要你的多谢,你笑一个给我看看就是最好的礼物了。”

 

蓝忘机呆了呆道“无聊。”转过身离开的瞬间却微微弯了嘴角。

 

TBC

 

BY一璐若殇

本来计划中是没有这一章的,我是先把下一章肝出来的,侄女说进展快了,我就补了两千多字,然而她还说快!老子不补了!不管了!你们将就着看吧。一天肝四千多字的心情啊……

感谢我侄女还有两个闺蜜帮我想了这个梗,其实她们想了好多东西,然后又一一讨论又驳回,感谢她们以及她们的大脑洞233


[忘羡]羡羡,送你一只花魁叽!

*高冷花魁叽x风流公子羡

*ooc表打我/我尽量不ooc

*私设如山

因为想看又找不到这种设定的,就只好自己产粮了。第一次写同人文就献给忘羡了,我就是想看羡羡倒追汪叽233。emmmmmmm我也不打算产玻璃渣,乐忠于吃糖和小甜饼。希望大家喜欢吧,还有求评论,我都会认真看完你们的意见的233,想看的梗也可以和我说,这个计划是短篇

 

 

城中的人都在为生计而忙碌着,只有一座楼宇,让人们忘记一切忧愁烦恼,纵情享乐。醉纸楼——全城最大的青楼,楼中红粉缭绕,不少纨绔的世家子弟来此寻欢作乐,也有风雅之士来此听上一段儿曲儿,看一场表演

 

“琼琚怎么还不来?”

 

“我可是专门来听他的曲儿的呢!”

 

“这琼琚可真真是貌美啊!那一手的琴也是弹得极妙!”

 

……

在楼上的包厢里,一个极其俊美的男子,身着黑衣,头发只用一根红绳随意地束起来,一股子慵懒随性的气息。“琼琚?这是谁?”他懒懒地开口问旁边的妈妈

妈妈轻声笑了笑道“这琼琚啊,大概一年前左右来到我们醉纸楼,不出半年便成了我们楼里的花魁,当真貌美无双,琴艺那怎一个绝字了得……”妈妈说着说着突然停了下来,笑眯眯地看着魏无羡。

 

魏无羡自是知道她意欲何为,随手从腰间解下钱袋向她扔过去。妈妈接住后并没有着急着看有多少钱,慢慢揣入袖中又继续讲下去“琼琚本是出身大世家,姓氏是蓝,后来家里做生意欠了一屁股债,债主就雇佣了几十个彪形大汉将他绑来我们醉纸楼。之所以雇佣那么多是因为他武艺高强,最后那几十个大汉幸运的就只是受了严重的皮肉伤,倒霉的这下半生只能苟延残喘咯。也正是因为他这一身好武功,从来没有客人可以靠近他,有的客人想给他下药,也不知他是怎么知道的,不管三七二十一就直接把人赶出去,最怪的是,那些人不出一个月便离奇死亡。听说他还有一个哥哥,不过年少时便云游去了……”

 

说着,红艳艳的舞台上出现了一个与其色调格格不入的身影,那人身着蓝白色的衣服,衣料看起来较为轻盈却不露骨,三千青丝披散一肩,头上只有一条蓝白色的云纹抹额,若凑近了仔细看,还可以看到他的眼眸颜色很浅,他手中抱着一个琴,缓缓走上舞台。原本吵闹无比的醉纸楼一下子安静下来,人们都屏息以待。

 

蓝忘机将琴放在事先准备好的桌子上,坐下来,纤长的手指抚在琴弦上,手指微动,流水般的音符便从手指尖缓缓流出,宛如蛊惑人心般,当蓝忘机早已弹完一曲从舞台上离开时,人们还沉醉在美妙的琴音之中无法自拔。

 

魏无羡看着那谪仙般的身影,若有所思地摸索着下巴。

 

蓝忘机像是注意到什么似的,往魏无羡的方向看过去,魏无羡注意到之后立刻向他露出一个邪魅的笑容。蓝忘机看到后微微皱了皱眉,收回视线。魏无羡不禁有些挫败感,【之前那些小姑娘,哪个看到我这种笑容不会脸红的?怎么这个就这么不一样呢?】他笑吟吟的脸一下子垮了下来,扁扁嘴,好不可怜。

 

下面那些反应过来的客人都在大叫着“琼琚小宝贝!跟我吧!我给你赎身!”

 

“琼琚姑娘!做我的娘子吧!”

 

“琼琚小心肝儿!来我的府上做我的妾侍吧!我定不会亏待你!”……

 

蓝忘机眼神淡漠,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心中嗤笑【连我的性别都不知,又谈何情爱?】若非为了给自己赎身,他才不会继续呆在这儿。对身后的大呼小叫,以及愚昧可笑的表白置若罔闻,踏着优雅的步子走到接下来要会客的房间。

 

“哎呦哎呦,各位爷先消停一下。”妈妈出来维持一下场面。“按照惯例,我们琼琚啊,接下来会见一名客人,大家呢,以竞拍的方式来获得与我们琼琚见面谈话的机会,价高者得。”妈妈把“见面谈话”几个字咬得格外重。“一百两白银起价!”

 

下面的人一下子骚动了,价格一下子抬到一千白银两。“一万两!”一个从上面传来的慵懒声音打破了这场面,场面突然安静了下来,妈妈趁着这安静的时间道“还有更高的吗?一万两一次,一万两两次,一万两三次!成交!”楞了许久的人们终于反应过来,开始叽叽喳喳地讨论是哪个冤大头这样砸钱。

 

只见那冤大头手上甩着一个挂着血红色穗子的笛,口中哼着不知名的小曲儿,淡然地去前台交了钱便去了蓝忘机所在的房间。

 

那房间布置得极为清雅,以浅绿色为主,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檀香味儿。魏无羡踏进房间后看到一个巨大的纱帐,后头隐隐约约看见一个身影。

 

魏无羡顿时心痒起来,撩起纱帐便看到那极为好看的人,瞬间感觉心脏被击中了,暗暗告诉自己【就是这个人了,这辈子不是这个人就不行!】不过……好像有哪里不对?魏无羡沉思了一下便意识过来,这人,并非女子!

 

蓝忘机抬起颜色极浅的眸子,打量着眼前这个呆滞地看着自己的俊俏的人,不发一言,收回视线后才淡淡地说一句“坐。”

 

魏无羡讪讪地收回视线,又在心里默默感叹了一句【他的声音真好听!不管了,就算他是男的我也要定他了!】想通后便又摆出一副玩世不恭的笑容道“我叫魏婴,字无羡。我知道你姓蓝,我叫你蓝二哥哥好不好?”

 

“不好。”蓝忘机看都没有看魏无羡一眼。

 

“那你告诉我你的名字,我就不这么叫你啦~”魏无羡摆出一脸贱兮兮的笑容。

 

“琼琚。”

 

“这是艺名不是你的名字,蓝二哥哥~”魏无羡把最后面那个字念得长长地,语调还往上提,满满撒娇的语气。远在万里之外的弟读机蓝曦臣感觉到来自弟弟内心深处的一股恶寒。蓝忘机却仍然努力保持淡定,然而在魏无羡坚持不懈地喊了n之后蓝忘机终于受不了了。

 

“别……别叫了。”蓝忘机羞郝地微微侧过脸,被头发所掩盖的耳朵有些发红,雪白的脸颊上却看不出任何端倪。

 

魏无羡心想【成了!】笑容愈发灿烂道“那你告诉我你的名字吧,你告诉我我就不这么叫了!”到底还是嘴下留情没有继续叫他蓝二哥哥了。

 

“蓝忘机。”

 

“蓝忘机,蓝忘机……这名字真好听!忘机是字,那名呢?”魏无羡得寸进尺地问。脸上带着愉悦的笑容,就像小孩子得到了心心念念的糖果。

 

蓝忘机本不想说的,不过转念一想,这人好像没有什么恶意,虽然看着没个正形,眼睛里却无比清澈,蓝忘机对自己看人的眼光还是挺有自信的。另一方面,这人砸了那么多钱,告诉他名字也不过分。“湛,蓝湛。”

*好像抓不准性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