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璐若殇

我混的圈子233(只混二次,对三次所有人物不黑不粉)
冰尤:维勇,奥尤,leoji
刀乱:三日鹤,兼堀,安清(可逆)
魔道:忘羡,双道(可逆,打死不拆!!!洁癖严重到炸裂!!!)
花怜,冰秋,塞夏,鼠猫(可逆)
在填完一个坑之前不会开新坑,因为不喜欢留坑+强迫症晚期患者emmmm
写文一般会开车,练练车技emmm
正常来说都是小甜饼,毕竟玻璃心(要是突然想发玻璃渣也不要怪我233不过近期没有这种打算)
正常来说周更,欢迎花式催更😂
只吃1v1,一般不吃无差
欢迎来找我玩呀~_(:зゝ∠)_

因为这周开始要上学,然后是不间断的军训,下一周要在军训基地呆着,所以下一周不会更文,实在抱歉。
希望各位关注我的小可爱理解(我想大概会掉粉吧emmmm
下下周回来开100fo点文并且更新

[维勇]孤独星球01

*总裁维x舞男勇

题目名来自坠丁的孤独星球,不要被这名字欺骗了,是一首甜甜的歌。所以文也是甜甜的~
这篇文是我很萌的设定总裁维x舞男勇!想想就十分带感(苍蝇搓手
想写一个十分有摩羯座气息的老维,毕竟老维是摩羯嘛(摩羯女的小心机~
这篇文开两次车,下药和睡jian(就是想看这样的啊啊啊,大概没救了我/咸鱼瘫
私设如山,ooc有

  “维克托,今天要喝些什么?”克里斯靠在吧台边上,一只手搭在吧台上,另一只手端着高脚杯。

  维克托背靠着吧台,双手搭在吧台上淡淡的开口道:“墨西哥原装进口100%agave的龙舌兰。”

 克里斯挑挑眉,向身后的酒保打了个手势道:“我们的俄罗斯帝王还真是挑剔啊。”

  维克托不可置否地勾了勾嘴角,“是吗?还好吧。”

  “今天我们酒吧来了一个新的舞男,底子一看就很好。等一下上去包厢看看?”克里斯晃了晃手中的酒杯。

  维克托从酒保手中接过那杯龙舌兰,在口中含了一会儿,直到感觉到舌头有些麻了才咽下去。蓝色的眼睛微微眯起:“好啊。不过很少听到你夸奖人呢。”

   克里斯哈哈一笑:“你看了就知道了。走吧,现在上去差不多了。”

  两人走到上面的老板专属包厢,拉开窗帘,眼前是透明的玻璃,看到下面有一个亚洲面孔的少年站着舞台上钢管的旁边,身上是一套黑色的连体衣服,衣领到脖子,中间隔着纱网,右侧以及腰间还有银色的菱状物连在衣服上,袖子是长的,一直连到手掌,只露出指头,其中右侧的布料是网状的。明明是男装腰间却有一半是裙子的形状,底是红色的,下身是紧身的裤装。

  “呼……”勇利轻呼出一口气,转而挂上魅惑的笑容,向台下鞠了个躬。

  台下有人吹了一个无比轻佻的口哨,又“呜吼~”了几声。

  勇利单手抓上钢管,一只脚勾在钢管上,身体向后倾斜,头向后仰。顺着力,手微微一用力,另一只脚腾空起来,手则紧紧地抓着钢管。转而伸直的脚收回来,向上攀附着,手松开一只伸出去。转而双腿紧紧夹着钢管,右腿弯曲搭在向下倾斜的左腿上,左手小臂贴在钢管上,右手向后探出,身体完完全全地向后仰。

  这时,脸恰好看到维克托所在的房间,勇利的眼中闪过什么,瞬间便消失了,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唇,灯光恰好打在脸上,映照出别样的魅惑。

  维克托看着眼前这个妖媚中带着一种纯洁气息的舞男,唇角微勾,看着舞台钟仍在热舞,目光却不在他身上的人,维克托心中有一种莫名的感觉,大概是惊艳?或者是,征服欲?

  “克里斯,我要包他一个晚上。”酒吧规定可以通过竞拍的方式(匿名)包下酒吧里一个店员一晚上,这一晚上做什么就看店员的意愿了,一般来说,不过分的要求都是要答应的。维克托虽然深知酒吧的规矩,却从来都不遵守。

  克里斯将手臂搭在维克托的肩上,“我就知道你会看上这个男孩~”说着还拍了拍维克托的肩膀。“早就给你留好了。”

  “那真是多谢了,兄弟。”维克托笑了笑,蓝色的眸子微微眯起来,露出有些危险的表情。

  克里斯看到维克托这种表情也没有什么介意的,只继续笑眯眯地说:“认识你这么久了,我还不知道你的性格吗?你少用这种表情看着我,不就是被我猜透了心思嘛?要不是我这个老板先下手,你要拍下这孩子一晚还要费点功夫呢。”

  “也是,毕竟他这么耀眼。”维克托看着下面正在热舞的勇利和舞台下两眼放光的客人,眼睛里流露出沉思,抓着酒杯的手微微紧了紧,就好像要把什么东西紧紧攥在手中一样。[他……我志在必得!]

……

  勇利跳完那一曲之后就被带着去到酒吧里的一个房间,勇利踏进这间房之后便什么都不管,去到透明的落地窗旁边,打开一条小小的缝隙往下看,下面的灯红酒绿狠狠地刺激了勇利的眼睛。他皱了皱眉,将那小小的缝隙也拉上,双手垂在身侧,头隔着帘子靠在玻璃上。

  刚进门的维克托看到勇利靠在那儿,与之前在舞台上看到的魅惑完全不同的气质吸引了维克托,他突然心生玩味,放轻了手脚,悄悄走上前去……

  “啊!”勇利被耳边突如其来的温热气息吓了一跳,他身子瞬间挺直,惯性地向后靠,撞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勇利的心跳微微乱了,急着想挣脱。像极了一只受惊的小鹿。

  维克托借了勇利一些力,将勇利扶了扶便后退了几步。装作什么也没有做的样子。

  

  勇利不一会儿就反应过来了,他转过身去面对维克托,没有说话,双眼紧紧地盯着维克托,是在惊艳这完美的容颜?亦或是……在怀念着什么东西?

  “你好,我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俄罗斯人,是一个公司的总裁,很高兴认识你。”维克托彬彬有礼地介绍着自己,对于勇利的奇怪眼神虽然疑惑,却没有表现出来。

  “啊……哦!你好,我叫胜生勇利,来自日本,现在的职业……”勇利顿了顿,没有再说下去。

  维克托也不勉强,拉着勇利做到沙发上。问道:“勇利是为什么会来到这个酒吧里做舞男呢?”

  勇利在沙发上坐得直直地回答道:“是……是家里出了些事,急着要用钱,听说这里赚钱快,所以就来了。”

  “从日本来到俄罗斯吗?”维克托一下子就抓住了勇利话里的漏洞。

  勇利愣了愣,回答道:“不是,我在俄罗斯留学好几年了。”

 

  “留学啊……都学些什么东西呢?”

  “学表演的,前不久刚好完成了学习。”勇利回答道。

 “哦……”维克托了然地点了点头,又说道:“我还以为勇利是学舞蹈的呢,毕竟舞跳得那么好看。”

  “哎?!真的吗?谢谢你的夸奖!”勇利看起来十分兴奋,脸颊微微发红,酒红色的眼睛里是被肯定的雀跃。

  维克托被这样的眼睛看着心跳微微乱了节奏,但是很快就调整回来了。维克托不得不承认,台前台后的勇利完全是两个人,一个魅惑至极,一个单纯无比,因为别人一个肯定而十分开心。

  “勇利现在有和谁一起住吗?”维克托问道。

  “哎?!”勇利十分吃惊地睁大眼睛,一脸惊着的表情看着维克托。

   维克托微微垂下眼睑,像是伤心的样子:“果然是我太唐突了吗?不回答也没有关系的,抱歉。我只是想了解一下勇利。”

  “啊……没,没关系的。”勇利连连摆手,酒红色的眼眸染上微微的焦急。

  维克托垂下的蓝色眸子里是满满的奸计得逞的愉悦。一抬眸看向勇利时,眼里却完全是冲撞人之后的抱歉神情。

  “我目前还没有地方住,东西还在学校的宿舍里,暂时还没有把东西搬出来……本来想修完学之后回日本的,没想到家里出事,我就在这边待着了,不仅不用增加家里的负担,而且也可以赚钱帮到家里。”勇利不知道是为了补偿还是什么,一口气说了一大通话。

  维克托想了想道:“你要是不介意的话可以住在我家,当然不会无条件收留你,你只要负责做饭就好了。这个家实在有些冷清,你过来刚好添些人气。”

  “哎?这样可以吗?”勇利睁大了眼睛看着维克托。

  维克托笑着说:“当然了,平时你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也没有问题,酒吧的工作也是晚饭之后的事,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啊……这样啊……”勇利低下头,眼睛里是失望,也是,维克托不会这么快认出来的,而且维克托能让自己住进他家已经很不错了!勇利在心里安慰着自己。继而抬起头,扬起笑容对维克托感激地说:“这样真是十分感谢你了!解决了我一个很大的问题呢!”

  维克托其实不是一个很容易信任陌生人的人,但是对于这个认识没多久的日本男孩却是发自内心的信任,为什么呢?维克托自己也不清楚。

  “既然如此,那就为我们今后的同居生活,跳上一曲?”维克托不再思考那么多,他一手负在身后,一手对着勇利伸出,微微弯腰,做出一个标准的邀舞姿势。

  勇利看着面前漂亮的手掌发愣,一下子又清醒过来,将自己的手递上,浅浅地笑着:“我的荣幸。”勇利可以感觉到那温暖的手正触摸着自己,他不禁微微红了脸。

[当年,他也是这样对我伸出手的……]勇利半倚在维克托怀中,这样想着。

TBC

各位小天使不要羞涩,来找我玩呀~期待你们的评论!几乎可以说是评论促使我产粮了_(:зゝ∠)_



求文?开坑?(后者可能性比较大……

我想问问,有没有舞男或者花魁设定之类的维勇文啊……好想看,如果有哪个小宝贝知道的话就告诉我吧,如果没有的话我就自己开坑了……
(就算有也要开坑,舞男设定都出来了……主要是我喜欢带感的设定,各种意义上的!比如baoyangσ`∀´)σ……什么的)拍飞

求告诉emmm

[兼堀]女装小恶魔play

爆了两个星期肝的产物,就是车emmmm就是傻白(?)甜
因为之前活击发刀,所以自己割肉产粮。正好完结撒糖,我也正好庆完结233
天知道会不会给和谐

活击持续发刀,我的心好累……决定了!我要开车!(其实上周就一直在写……)
我要傻黄甜,不吃刀子不吃玻璃渣!
兼堀的女装play(还有一些设定)!啊啊啊我要搞事!!!
乖巧坐等飞碟圆回来/耿直的微笑

活击搞事啊,方方的,11集真心虐到了😭刀片吃吗/递。我一向泪点超高的,差点哭出来,扎心了。
土方组啊,不要这样戳刀吧T﹏T
我要去吃一下蛇野太太的本子补补心补补肾,再去吃点兼堀的糖。
建议看的各位也去回回血吧,我撤了撤了

[忘羡]羡羡,送你一只花魁叽!07(完结)

几天后(毕竟得养几天腰对吧233)

 

蓝忘机抱着琴,缓缓走下醉纸楼的台阶。这么久了,终于靠自己离开醉纸楼了,除去赎身的钱之外,还有十分可观的余额。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妈妈虽然是个贪财的人,但是从来不做违背良心和道德的事,蓝忘机对她也是心存感激的。

 

“蓝湛蓝湛!”蓝忘机一下去就看到魏无羡坐在醉纸楼的大厅里。魏无羡一看到蓝忘机便将手中把玩着的笛子塞回腰间,站起身来向蓝忘机的方向快步走过去。

 

“现在你是自由之身了,你打算住在哪里?”魏无羡眼睛里充满期待地看着蓝忘机。

 

蓝忘机想了想道“先住客栈吧。”原来的家早就被卖了抵债了。

 

魏无羡扁扁嘴,一脸幽怨的样子盯着蓝忘机道“我们都这种关系了,蓝二哥哥你怎的还说出这种伤人的话?我早已把你的兔子抓到我家去了,你要是不过来,我就把你的兔子炖了吃!”说完还佯装出一副恶狠狠的样子威胁道。

 

蓝忘机终是点头答应了。魏无羡看到他点头,开心得一下子扑到蓝忘机身上挂着了,当真是翻脸比翻书还快。

 

魏无羡的家在一个竹林中,距离醉纸楼还是挺远的,环境清幽,还可以听到鸟鸣,闻到花香,不会过于吵闹,却又不会太远离人群。家中一应俱全,装横不会过于繁琐,偏向简约风却又不失美观。门前还有一条石板砌成的小路。再往竹林后走可以看到小溪,还有一些果树。不失为一个宜人居住的好地方。

 

魏无羡带着蓝忘机在房子里走来走去,让他熟悉环境。其实这房子本来不是这样的,只不过魏无羡觉得蓝忘机会喜欢这种风格。“蓝湛,你以后就睡在这里吧!”魏无羡领着蓝忘机来到一个布局清雅的房间。

 

“那,你呢?”蓝忘机出声问道,眸子微微向下看去。

 

“我?我当然是和你一起睡啦!”魏无羡微微侧头,冲着蓝忘机笑得灿烂。

 

蓝忘机和魏无羡又去集市买了些衣物,蓝忘机离开醉纸楼时实在轻松,除了琴和兔子,什么都没带走,连衣服也没有。

 

待两人将所有事宜打点完,已是黄昏之时了。他们一起出去吃了点东西,逛了逛街便回家洗了个鸳鸯浴,上床(就是你们想的那样),睡觉。

 

第二天清晨

 

蓝忘机起得很早,他梳洗完又去做了个早饭。“魏婴,起床了。”蓝忘机走回房间,轻轻地拍了拍光溜溜地躺在床上的人。

 

魏无羡皱了皱眉,抓起蓝忘机的手,凑在唇边胡乱亲了亲,又放在脸颊旁蹭了蹭,含糊地说道“嗯……不要嘛……让我再睡一下,就一下……”

 

“魏婴……”蓝忘机无奈地蹲下身子,任由魏无羡抓着他的手。不知道多久,魏无羡终于懒洋洋地从床上爬起来,一把搂住蓝忘机,往他脸上和唇上一阵乱亲。末了还抱着蓝忘机,将整个人挂在他身上,凑在他耳边说“蓝二哥哥,早上好啊!”

 

蓝忘机抱着魏无羡去到浴房里,给脑子还是一团浆糊的魏无羡洗了个澡。魏无羡倒是乐得享受这有美人服务的待遇,懒懒地侧头靠在浴桶里。

 

梳洗完毕的魏无羡整个人都彻底清醒过来了,恢复了平时的活力,说着情话撩蓝忘机。蓝忘机说了句“食不言。”便继续吃早饭,不过耳朵却微微红了。

 

“蓝湛,我们今天去竹林和后面的树林小溪去走走吧?”吃完早饭的魏无羡问道。

 

“嗯。”蓝忘机点了点头。

 

魏无羡和蓝忘机慢悠悠地走在树林里,魏无羡随口乱扯些东西,说说自己小时候干过的顽皮事,又是翻墙又是偷果子的。蓝忘机则认真地听着魏无羡讲,眉眼中满是宠溺。

 

“蓝湛,等等。”魏无羡突然停了下来,向一棵树走过去。

 

蓝忘机疑惑地看了看,原来是一颗木瓜树,上面结满了木瓜,熟得刚好呈现出橘红色。

 

魏无羡绕着那木瓜树走了一圈,锁定一只木瓜,跳了跳,因为身高的原因,很轻易地将木瓜摘了下来。

 

蓝忘机看着魏无羡双手捧着一只木瓜向他走近,笑眯眯地唤道“琼琚。”

 

蓝忘机眼中有些茫然,似乎是不明白魏无羡为什么突然这样叫他。

 

“这个木瓜送你,你是不是也要送我些什么?”魏无羡将手中的木瓜递给蓝忘机,将脸凑过去,一脸纯良无害的笑,却隐隐透出诱惑。

 

蓝忘机突然明白了些什么,耳朵微微红了,张嘴想要说什么似的“我……”,却又突然说不下去了,“不知羞!”

 

魏无羡倒是笑得开心,又凑近了几分,这时两人的距离近到可以数清对方的眼睫毛。“哪有?我不就向你讨个礼物嘛~”

 

蓝忘机心中一动,低头吻上魏无羡的唇,堵住魏无羡接下来要说的话。魏无羡想要的,他又怎会不给?

 

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END

BY一璐若殇

我的天,终于写完了,一路ooc过来,我都无颜面对忘羡了!感谢你们可以看到这里!/鞠躬。感觉完全没写出设定的那种感觉,一点都不带感啊啊啊!

我是故意不在七夕发的,因为七夕你们吃太多狗粮了,我就不喂你们吃狗粮了,我是个好人233(好吧,我承认我就是懒了)

快开学了,所以时间会很紧,我尽量抽时间写,不然真心对不起关注我的小可爱/泪奔

最后感谢 @爱吃粗粮的初凉  @三幽子吧。~  @黄焖橘子皮  @Pluto 冥王 @浅酌晴靥 ,她们给我提供了好多脑洞 


[忘羡]羡羡,送你一只花魁叽!06(车!车!车!)

http://www.cwbgj.com/content/uploads/tempimg/201708255/1735146408.png

终于弄出来了,我的妈

能把这车开出来,多亏了 @爱吃粗粮的初凉 (我自己改了挺多的)这位大佬教会了我开车!现在我是一个真司机/并不

下一篇就完结啦233,我开始说的梗不知道有没有人可以猜出来~

*链接要是狗带了记得和我说233

[忘羡]羡羡,送你一只花魁叽!05

“魏婴,魏婴。起来了。”蓝忘机摇了摇床上的大懒虫,柔声唤他起床。

 

魏无羡揉了揉眼睛,挥了挥手,嘟囔着“不要嘛,我再睡一会儿。”懒洋洋地继续趴在床上挺尸。

 

蓝忘机无奈一旁静静地坐着,反正被魏无羡包了一个月,醉纸楼的事也不用他去操心,正好可以让他好好地自己一个人坐在这里消遣时光。

 

不知道过了多久,魏无羡终于懒懒地从床上爬起来,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还打了个哈欠“哈~”【又是新的一天啦,该去找蓝二哥哥了。】魏无羡按照惯例这么想。【哎,等等,好像有哪里不对?】魏无羡那迷糊的脑子突然清明起来。他看了看身下的床,又低头看自己的手,竟然缠上了薄薄的几层绷带。

 

【是蓝湛给我包扎的?】虽说只是个猜想,但魏无羡心中无比肯定,他低头看着绷带,想象着蓝忘机给自己包扎伤口的样子,不禁微微笑了起来。

 

蓝忘机意识到魏无羡醒了,便道“醒了?快去梳洗。”

 

魏无羡应了一声,快速刷牙洗脸。“蓝湛,你有梳子吗?我要梳头。”魏无羡探头探脑地问。

 

“嗯。”蓝忘机应着,从梳妆台上拿了梳子,魏无羡走到蓝忘机的身旁,接过梳子就开始梳头,梳得随意又粗暴。

 

蓝忘机实在看不过眼,伸手接过梳子道“我来。”魏无羡十分自觉地坐在凳子上等着蓝忘机给他梳头。

 

蓝忘机给魏无羡梳头时特别认真,就像他平时的做事风格一样。魏无羡通过镜子看着蓝忘机给他梳头,脸上只是微微笑着,心中却早已炸开了锅。

 

“好了,去吃早饭。”蓝忘机放下梳子,魏无羡心中有些遗憾,【这么快就梳好头发了?早知道睡姿就再差一点,把头发弄乱点了。】

 

蓝忘机看着魏无羡向前走去的身影,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竟然轻轻地将手握起来,好像要把什么东西紧紧抓在手里一样。蓝忘机自己都惊了,他马上松开手,慢慢跟着魏无羡走去。

 

“蓝湛,蓝湛,今天晚上有灯会,和我一起去吧?”魏无羡吃下最后一口东西,抬头对蓝忘机说道。

 

蓝忘机扭头,看进魏无羡满眼星光,心头微微一跳,转回头“嗯。”

 

魏无羡可开心了,笑容愈加灿烂,伸出受伤的双手去拖蓝忘机的手“走吧走吧,我们现在先出去逛一下!”

 

蓝忘机任由魏无羡拖着,一边走,一边听着魏无羡唠嗑,“蓝湛,你说我们要准备些什么东西呢?嗯……要不要面具啊?那样就可以挡住你的脸了,他们就都不知道你是谁了!而且很帅的。走吧走吧,我们先去挑面具!”

 

魏无羡一直叽里咕噜地说个不停,拉着蓝忘机东奔西跑,蓝忘机也由着他来。

 

他们来到一个卖面具的店,魏无羡开始在那堆面具里挑挑拣拣,不知挑了多久,“蓝湛!你觉得这个面具怎么样?”魏无羡笑眯眯地看着蓝忘机,说着便往蓝忘机脸上套。

 

魏无羡将蓝忘机拉到一个铜镜旁,铜镜中清清楚楚地映出蓝忘机的脸,和那个遮住他半张脸的面具。

 

那面具以白色为主色调,以浅蓝色绘制花纹,面具右边的边缘是复古的镂空花纹,坠以些许银白色的细碎长链条。看起来俊雅极了,给蓝忘机原本的气质加上了一丝神秘,却又不会过于张扬。

 

魏无羡笑嘻嘻地凑到蓝忘机身旁,道“怎么样?怎么样?我的眼光还不错吧?”

 

蓝忘机轻轻点了点头,魏无羡就像获得了天大的礼物一样,屁颠屁颠地去付钱了。

 

夜晚

 

灯会里很热闹,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出来了,大多小孩子的手里都拿着一个纸糊的灯,整条街上灯火通明,人们手里的灯,四周商铺的灯,还有猜灯谜里的灯,让人感觉暖暖的。

 

“蓝湛,我们去猜灯谜好不好?”魏无羡眼里闪着期待的光。蓝忘机点了点头。

 

“各位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啦!猜灯谜啊猜灯谜!五文钱一次!一次性猜对五个即可获得一次抽奖机会,十成十中奖啊!”

 

魏无羡给了老板五文钱,让蓝忘机来随意答。蓝忘机随手拿了五个谜面,轻易且流畅地将前四个都答对了。围观的人们都在惊叹,猜测他最后一个可不可以答出来。

 

蓝忘机看到最后一个谜面微微愣住了——夏至(打一成语)。魏无羡将头探过来“怎么了?这个很难吗?”说着看了看谜面,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这……什么东西啊?

 

蓝忘机摇了摇头,对老板道“地久天长。”这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听得魏无羡心头跳了跳,【地久天长,我希望可以……】

 

“去抽奖吧。”蓝忘机突然出声,打断了魏无羡的思绪。“嗯?哦,好。”

 

……

 

居然只抽到了一个花灯,这是什么运气?魏无羡都无语了,蓝忘机倒是不以为意,只是为了玩玩而已,又不是真的需要这花灯。

 

“呜呜呜……”是小孩的哭声。蓝忘机挑眉,闻声走了过去,魏无羡也跟着走了过去。

 

“小孩,怎么哭了?你爹娘呢?”魏无羡低头对小孩子说道。

 

那小孩哽咽着说“我……我的花灯不见了,我爹娘不……不给我买新的……呜呜呜”那小孩一边说一边指着一个方向,魏无羡看过去,那边有一对夫妇,一直看着这孩子,想来是想要给孩子一个教训,教会他节俭但又不放心吧。魏无羡朝着那对夫妇善意的笑了笑,那夫妇呆了呆,冲他点了点头。

 

魏无羡想了想将手中的花灯提起来,用征询的眼神看了看蓝忘机。蓝忘机看了眼那个哭得稀里哗啦的小孩子,点了点头。“给你。”魏无羡将手中的花灯递给那孩子,那孩子渐渐止住了哭声,魏无羡又执起那孩子的手,将他带到那对夫妇那里。

 

“谢谢你,谢谢你。”那对夫妇对着蓝忘机和魏无羡鞠躬道谢。魏无羡摆手道“不用不用,我们先告辞了。”说完便拉着蓝忘机去到一个没什么人却十分亮堂的湖边。

 

“蓝湛,我们来放灯吧!”魏无羡不知从哪里拿出两个灯,递了一个给蓝忘机。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支笔和一盒墨水,沾了沾就在灯上洋洋洒洒地写下几个字便递给了蓝忘机。

 

蓝忘机思索了一下,一笔一划,认认真真地在灯上写下几个字又将笔还给魏无羡。魏无羡用湖水洗了洗笔,一两下便将笔甩干了,又放回怀里。两人各自将自己的灯放到水中,看着它慢慢飘远。

 

“蓝湛,你写了什么?告诉我呗。”魏无羡笑眯眯地凑到蓝忘机身边去,使劲盯着蓝忘机的眼睛,蓝忘机被他看得有些不自然,偏头道“没什么。”

 

魏无羡遗憾地嘟了嘟嘴“蓝湛你怎么这样啊……要不,我告诉你我写了什么?”魏无羡献宝似地说道。

 

 “蓝湛,我心悦你。”魏无羡一脸正经地说出他写在灯上的字。说完便不管蓝忘机什么反应,直接吻上了蓝忘机的唇,双手紧紧搂住蓝忘机的腰,整个人紧贴着蓝忘机。

 

蓝忘机虽然在醉纸楼呆了很久,但从来不曾与那些客人有过多的身体接触。魏无羡这一吻过来把他弄得有些恍惚。若是其他人,早就被他打得半死了,别说打得半死了,根本连身都近不了!但这个人是魏无羡……

 

蓝忘机感受到那个紧贴着他的身体有些颤抖,手不自觉地轻轻揽住魏无羡的腰,像给小动物顺毛一样抚摸着。蓝忘机突然明白自己到底为什么在面对魏无羡的时候会做出那么多下意识的举动了,原来……

 

等唇分开的时候,蓝忘机对着魏无羡微微一笑道“我也是。”


TBC

BY一璐若殇

*终于写到这里了(剧情有点赶)......本来打算早点更新的,然后,打台风了,我就,懒了,虽说风儿甚是喧嚣,但是我可是在家瘫了一天的人,完全没有受到天鸽的影响/蜜汁欠揍

*下一章开车,准备好上车了没有?打算明天,或者后天更233看评论区怎样说吧233

*ooc是我的好朋友,我已经无力摆脱它了/大哭

*求评论,谢谢各位亲了~

深夜发文的我真是有毒......

[忘羡]羡羡,送你一只花魁叽!04

魏无羡没有回答,用双手撑着头,眼睛亮晶晶地看着蓝忘机。神色看似正经却又像不正经的样子。

 

蓝忘机被他这么盯着觉得有些尴尬,打算伸手拿茶壶倒茶,但茶壶一提起来轻飘飘的,里面早就没有茶了,之前被魏无羡喝光了。蓝忘机伸手拿另一只茶壶,拿起就往杯子里倒,一口就喝了下去,优雅地放下茶杯。

 

魏无羡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光彩,但是一瞬间就消失了。他心里数着【十、九、八、七……三、二、一!】

 

蓝忘机突然保持着坐着的姿势,闭上了眼睛,像是睡着了。

 

魏无羡长吁了口气。看来妈妈没有骗他,真是一杯倒啊,魏无羡闻了闻,果然是烈酒!【这妈妈倒是守信。】那接下来就等着吧。魏无羡看着蓝忘机轻声说道“我是真的喜欢你啊……”

 

说着趴在了桌子上,头枕着手臂,眼睛睁得大大地盯着蓝忘机,伸出手戳了戳蓝忘机的脸,又拉了拉蓝忘机的头发。最终还是收回了手,乖乖地趴在桌子上等蓝忘机醒过来。样子活像一只无辜的可爱兔子。

 

蓝忘机一睁开眼,眼中完全没有醉酒的人的那种醉态,反而是一阵清明。

 

【该不会没有醉吧?!】魏无羡心中惊呼。眼睁睁地看着蓝忘机起身向他走过来,心中的不安愈加强烈。他紧紧地闭着眼睛,甚至想好了等一下会以何种姿势被扔出去。但他还是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地盯着蓝忘机。

 

“兔子。”一个富有磁性的声音在魏无羡的耳边响起来,柔和的鼻息轻轻地抚在魏无羡的鬓角。魏无羡感觉自己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一时间心脏狂跳起来。

 

不过……兔、兔子?!魏无羡有点懵,什么状况?喝醉了可以把人认成兔子的吗?!不过好歹是喝醉了,不然……

 

“蓝湛?”蓝忘机现在怎么就像一个小孩子一样?

 

蓝忘机皱了皱眉,好像在思考为什么兔子会说话,推开魏无羡,微微眯眼,看清了眼前的不是兔子,而是一个人。他眼里好像透露着失望,干脆坐回了原来的位子。“不是兔子……”蓝忘机低声嘟囔着。

 

【好可爱!】魏无羡心中好像被猫爪子挠着一样,痒痒的。“你想要兔子吗?”

 

蓝忘机微微侧了侧头,回答道“嗯。”好像又觉得讲得不够清晰就又加了一句“想要。”

 

魏无羡开心地笑了,道“我现在出去给你抓兔子,你在这里等我吧。”魏无羡说完转身就打算从窗子跳下去。却感觉有一个力拉着自己,他回头一看,蓝忘机正拉着自己的衣角,直直地盯着自己。

 

“我也要去。”蓝忘机看着他,好像是担心他把自己的兔子抢走,不给他了。

 

魏无羡沉思了一下道“好吧,一起去。”

 

……

 

“蓝湛蓝湛,快过来这里!”魏无羡猫着腰,低声叫着蓝忘机。

 

蓝忘机学着魏无羡的样子,问“为什么要来这个洞里?兔子呢?”

 

魏无羡没有回答,神秘兮兮地指了指洞口说“就在这里,我现在要钻进去,你要不要一起?”

 

“嗯。”蓝忘机回答得毫不犹豫。

 

两人一前一后地钻进墙的洞里,墙的另一边是别人家的后院,后院里有很多兔子到处蹦蹦跳跳地吃着草。看到有两个人突然来到它们的领地,吓得到处逃跑,一溜烟地四处逃窜。

 

蓝忘机看到一堆兔子已经忍不住了,飞身去扑兔子,但毕竟是喝了烈酒,看着眼前的一只兔子,觉得有三只。这种状况怎么可能抓到兔子?蓝忘机直接整个人扑倒在地上,虽然狼狈,却看到了平时看不见的可爱。

 

魏无羡看到自己喜欢的人扑倒在地上不禁心痛起来,赶紧跑过去,将蓝忘机从地上扶起来。“怎么这么不小心啊,你乖乖的呆在这里,我去给你抓兔子。”魏无羡伸手拍了拍蓝忘机身上的草和泥巴,又用衣袖擦了擦蓝忘机的脸,这才去抓兔子。

 

经过魏无羡的一番努力,抓到了两只兔子,一只黑一只白,黑的兔子眼睛红红的,白的兔子眼睛的颜色看起来有点淡。

 

魏无羡把怀中黑色的闹腾兔子递到蓝忘机手中,手里还抱着较为安静的白色兔子。“这只兔子我先帮你拿着?”

 

“嗯。”蓝忘机盯着那只到他怀里就变得安静的黑色兔子,伸手揉了揉黑色兔子滑滑的毛。黑色兔子像是极为享受般地在蓝忘机怀里蹭了蹭。

 

【区别待遇啊,连兔子都比较喜欢蓝湛吗?】魏无羡心中特别无奈。

 

醉纸楼

 

蓝忘机现在虽然有些小孩子心性,但还是爱干净,他一脸嫌弃地看着自己脏兮兮的衣服,回到房间之后就把兔子放下来,完全没意识到魏无羡还在房间里就开始剥衣服。

 

“蓝湛蓝湛,你先别脱衣服!”魏无羡虽然喜欢蓝忘机,但是却不想在蓝忘机喝醉的时候占他便宜。

 

蓝忘机目前只将外衣剥掉了,听到魏无羡的话,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乖巧地看着他。

 

魏无羡把蓝忘机拖到他的浴房里说“你自己洗澡吧,衣服我给你放在这里,我也先去洗个澡。”他顺手将门带上。

 

魏无羡火速在醉纸楼洗了个澡,又强拖着洗干净了两只兔子。整个过程大约只有半盏茶(一盏茶大约10-15分钟)左右的时间。

 

魏无羡回到了蓝忘机的房间,坐在桌旁看了看自己的手,手上有好几道深浅不一的伤痕,又看了看旁边蹦跶着的两只兔子。【这些伤痕还真是拜这两只兔子所赐啊。】

 

不知道等了多久,蓝忘机还没有从浴房里出来,【该不会出了什么事吧?】魏无羡心想。“蓝湛!蓝湛!”他冲着浴房大喊。回应他的是一片寂静。

 

魏无羡顾不得那么多了,推开门就直接冲进了浴房中。映入眼中的是蓝忘机光着身子,在浴桶里睡着了……睡着了?!

 

魏无羡看呆了,这光景,完美啊!但是他还是很快地过去将蓝忘机拖出水中,免得待太久感冒了,不是他说,蓝忘机还挺重的!

 

魏无羡刻意无视蓝忘机身下的硕大,忍者各种意义上的冲动,迅速帮蓝忘机擦干身体,一件一件地套上衣服。魏无羡将蓝忘机扶到外面之后便拿来毛巾,细细地替蓝忘机擦干头发。这才将蓝忘机扶上床,仔细地掖好被子,又找了些东西给兔子搭个窝。

 

“哈~”魏无羡打点好一切之后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看了看窗外的天色【都这么晚了啊】魏无羡心想,便打算在醉纸楼睡下。但是这种时候就不要去麻烦妈妈了,她大约也写歇下了吧。

 

于是魏无羡直接走到蓝忘机床边,坐在地上,趴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

 

一夜无梦

 

蓝忘机醒了,他慢悠悠地直起身来,感觉被角被什么东西压着了。抬眼望去,只见魏无羡毫无防备地睡在自己的床头,阳光透过窗户跳进了房间,有些调皮的甚至跳到了魏无羡的脸上,亲吻着这个少年。

 

魏无羡像是不太适应这些阳光的刺眼,微微皱起了眉头。蓝忘机宿醉之后记起自己做了什么,微微愣了愣。

 

蓝忘机看到魏无羡这种情景,伸手轻轻抚了抚魏无羡的眉头,放轻了手脚,将魏无羡抱上了床,一如昨夜魏无羡的细心,替魏无羡盖好被子。看着床上那人的睡颜,忍不住伸手摸了摸。

 

魏无羡觉得有一只手在很温柔地模自己的脸,他下意识地蹭了蹭。嘴角露出了笑容。

 

蓝忘机又摸了摸魏无羡的头发便收手不再摸了。眼中有一抹隐隐的笑意,嘴角微微勾起。真真是好看极了。

 

魏无羡潜意识里感觉不到那只温柔的手掌了,嘟了嘟嘴,赌气似的侧过头。蓝忘机的笑意又深了一层。

TBC

BY一璐若殇

*貌似OOC了,我......不管怎样,感谢可以看到这里的各位亲~

*还有3章完结,第6章开车233,车能开出来完全感谢下面这位老司机233

 @爱吃粗粮的初凉 啦啦啦,我写出来啦,五毛钱拿来!